导读:4月6日,沱牌舍得发布公告称,从2016年3月29日开始,射洪县人民政府和沱牌舍得集团将《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职工安置实施方案(草案)》(下称安置草案)在公司职工中广泛宣传和解释,并利用清明节放假期间集中征求和收集职工意见,后期将在此基础上对职工安置实施方案进行修订和完善,并依据相关规定和程序提交公司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在此期间,绝大部分职工均按照公司要求依法合理反馈意见,存在部分员工聚集反映诉求,县政府、沱牌舍得集团和公司高度重视,正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

沱牌舍得集团战略欲重组 安置费和历史遗留成焦点

    风波源于3月22日,由射洪县政府办公室下发的这份安置草案通知。其中指出,当地政府拟对沱牌舍得的母公司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战略重组。没想到草案一出,集团很多职工对安置费用一项和历史遗留问题有不同的诉求,并进而引发连日停产。

    清明小长假刚过,川酒六朵金花之一、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600702.SH 下称沱牌舍得)的厂区内却并不平静。

    4月6日,沱牌舍得发布公告称,从2016年3月29日开始,射洪县人民政府和沱牌舍得集团将《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职工安置实施方案(草案)》(下称安置草案)在公司职工中广泛宣传和解释,并利用清明节放假期间集中征求和收集职工意见,后期将在此基础上对职工安置实施方案进行修订和完善,并依据相关规定和程序提交公司职工代表大会表决。在此期间,绝大部分职工均按照公司要求依法合理反馈意见,存在部分员工聚集反映诉求,县政府、沱牌舍得集团和公司高度重视,正依法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

    截至目前,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已报至国务院国资委,但尚未获批。

    4月4日,射洪县召开了由县委书记、正副县长、县公安局长、县国土局长、沱牌舍得董事会全体成员和中高层管理人员参加的紧急会议,要求公司立即恢复生产。

    风波源于3月22日,由射洪县政府办公室下发的这份安置草案通知。其中指出,当地政府拟对沱牌舍得的母公司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沱牌舍得集团)进行战略重组,重组后射洪县政府不再是该集团的控股股东,拟以“维护职工利益,保持社会稳定”为基本原则对5343名集团在册职工修订职工安置方案。没想到草案一出,部分职工对安置费用一项和历史遗留问题有不同的诉求,并进而引发连日停产。

    4月5日,有国企改革专家接受采访时说,政府有责任充分宣讲政策,宣传不细、不准会被员工误解。关于职工安置费用的多少,全国没有统一标准,各个地区的平均工资和地方企业、央企的工资收入水平存在差异,不能直接攀比,关键看是否符合四川省的相关文件。

   职工安置费用引发争议

    3月30日,一个新浪微博账号上传了两份沱牌舍得厂区和会议室视频,并贴出了“沱牌职工安置方案实施意见(草案)的几点意见。”

    该意见共有7点,其中四条提到安置费用,经济补偿金成为争议焦点。随后赴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沱牌镇,这位发布微博的沱牌舍得存酒库正式员工给了一份有着6个要点、更为详细的员工安置诉求意见书。

    两份意见书归纳起来,他认为,关于经济补偿金的参照标准草案不明确,希望公布遂宁地区2015年度职工月均收入、沱牌舍得集团2015年度职工月均收入,同时公示该集团每位在册员工2015年月均收入(包含员工工龄、部门、用工性质等基本信息)。

    从沱牌舍得集团下发给员工的安置草案宣传提纲获悉,经济补偿金额涉及补偿年限和补偿金基数。

    当地政府的依据是,以2008年1月1日实施《劳动合同法》为界,在该法施行之前,根据1994年12月3日由劳动部颁发的《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不管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年限有无满一年,均按一年的标准发放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劳动合同法》实施后,补偿年限6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算;不满6个月的,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

    至于补偿金的基数,同样以劳动合同法为时间节点,补偿年限在此之前,劳动者的月平均工资低于企业平均工资的,按企业月平均工资标准支付;补偿年限在此之后,劳动者月工资低于本地区最低工资标准,按后者标准支付。

    劳动部关于印发《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的通知也提到了这一点: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原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当事人协商不能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协议,由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工作时间每满一年发给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

    其中关于2008年《劳动合同法》实施之前的经济补偿金工资计算标准,是指企业正常生产情况下劳动者解除合同前十二个月的月平均工资。

    由此,这位员工算了一笔账:他是1993年9月参加工作,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前,15年的补偿年限按3100元左右的企业月平均工资标准计算补偿金;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后,8.5年的补偿年限按2000元的个人月平均工资计算补偿金。他一共可以拿到6万多元的经济补偿金。

    该员工认为,这样的补偿金对像他那样的双职工家庭来说,并不算高。他和妻子月收入加起来4000元,给上大学的孩子每个月1200元的生活费和每年1万元的学费,两人平时生活只用了一个人的工资。

    关于加倍增加经济补偿的诉求,来自包装车间、存酒库等50位员工都在意见书上签字同意。

   至于买断工龄是否需要另外补偿?安置草案并未提及。4月1日,在当地询问沱牌舍得证券事务部有关负责人,其表示,关于买断工龄和经济补偿是不是一回事,政策层面他也并不清楚。

    “经济补偿就是老百姓俗称的买断工龄,是一回事。”4月5日,上述国企改革专家说,政府及下属企业有责任充分宣讲政策,宣传不细、不准会被员工误解。

    除了经济补偿,员工的意见书还对沱牌舍得没有按时缴纳社保费和住房公积金、公积金比例过低表示不满。

    安置草案称,对安置方案正式实施前,涉及固定工和合同工的养老、医疗、工伤、生育、失业各项保险费用进行清算补缴。因住房公积金执行时间从1999年5月开始,沱牌舍得集团的历史补缴年份应从当年起至2014年12月,统一按5%标准补扣计提。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九条指出,终止或者解除劳动合同时,按照国家规定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

    对此,沱牌舍得有关负责人表示,过去多年,该公司的公积金确实没有交,从去年才开始补。

    福利房产权成焦点

    在安置草案内容之外,沱牌舍得集团的职工住房产权证办理和建厂时的征地补偿成为不少员工的诉求。

    多位员工表示,沱牌舍得集团修建的福利房产权一直未办理,分别位于沱牌花园小区、滨江路、射洪红专小区。员工希望公司出钱办理,但不应该在解决员工身份、终止合同的款项里开支。

    3月31日,针对该诉求,沱牌舍得有高管在电话里表示,这些小区房是由员工低价购买的,平均几万元一套,当时没有办小产权是考虑到不得转卖牟利,这次公司会一并为员工办理产权。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4年12月,经职代会通过并经射洪县政府批准的沱牌舍得集团职工安置方案核定的集团在册职工4902人,现在的安置草案显示截至2015年8月31日,该集团在职职工5343人,其中固定工减少了68人,聘用工增加,农民工增加。员工希望核清符合改制条件人员。

  4月1日,沱牌舍得负责人力资源事务的刘姓负责人在办公室表示,公司人员是浮动的,具体需问询安置组成员。射洪县宣传部称,这只是安置方案的细化草案,提供给基层员工讨论,将在广泛征求职工意见基础上修订完善。对于此次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时的职工安置,战略投资者承诺原则上接受该集团现有全部员工,保持队伍稳定。

  当日,在沱牌舍得厂区内见到该公司和沱牌舍得集团董事长李家顺,其表示,对员工反映诉求,他本人不发表看法。4月5日,我们致电主导沱牌舍得集团战略重组的射洪县国资局负责人,其手机和座机均无人接听。

  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律师周立太接受采访时称,在企业改制职工安置过程中,职工有诉求可以选举职工代表与政府对话,也可以通过合法渠道维权,但不得影响公共秩序,比如阻碍交通。同时,政府也要采取妥当的方式,避免激化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