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民营医院的数量已占据半壁江山。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5年8月底,全国医院数量达2.7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3314个,民营医院13475个,民营医院在数量上首次超越公立医院。然而,在诊疗服务数量方面,民营医院诊疗人次只占10.9%,出院人数12.9%,与公立医院对比悬殊。

 我国医改十三五将出:支持社资办医重在落实

    “支持民间资本办医的文件如漫天雪花,但落到地上就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一位民营医疗从业者感叹。

    7月2日,国家卫计委体改司司长梁万年在“2016中国社会办医峰会”上表示,由国务院医改办和相关部门制定的“十三五”医改规划将于近期印发,将继续支持社会办医,意在把前期鼓励政策落到实处。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医改专家柯杨在演讲中援引统计数据,2005年至今,涉及民营资本办医的文件共有23个。而在北大国际医院院长陈仲强看来,相关政策的出台及落地,对社会办医而言最重要的是获得与公立医院同样公平的发展机会。

    民营医院的数量已占据半壁江山。国家卫计委统计,截至2015年8月底,全国医院数量达2.7万个,其中公立医院13314个,民营医院13475个,民营医院在数量上首次超越公立医院。然而,在诊疗服务数量方面,民营医院诊疗人次只占10.9%,出院人数12.9%,与公立医院对比悬殊。

    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在业内人士看来,包括人才、社会保障实现、品牌培育等多个难题仍停留在政策层面,如非公立医院因缺乏医保覆盖而无法吸引更多患者。

    23个涉社会办医文件

    多年来,政府对社会办医的支持文件从未间断。据柯杨统计,从2005年至今,共有23个文件提到民营资本办医,涉及人才、定位、医保等多个方面。

    如2010年12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意见通知》,不仅强调确保非公立医疗机构在准入、执业等方面与公立医疗机构享受同等待遇,还首次放开“独资”试点,简化并规范外资办医的审批程序,中外合资、合作医疗机构的设立审批权限下放到省一级。

    2012年8月,北京市发布《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若干政策》,提出进一步开放首都医疗服务市场,鼓励社会资本在郊区新城、新的大型人口聚居区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鼓励社会资本举办康复、护理、中医医院;鼓励社会资本举办拥有高新技术和专科优势的医疗机构。

    不过,在柯杨看来,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措施》文件更为重要:从床位标准、设备购置等方面对社会办医给予支持,明确为社会办医预留规划空间,放宽社会资本准入条件,提出“非禁即入”等多项支持。

    “从最初的默许到指导性规划,中国社会办医的政策支持体系正在走向完善。”柯杨说。

    就在上周,国务院成立了“政府购买服务改革工作小组”,借鉴欧美,加拿大政府购买医疗服务,重点在于医保及医疗服务质量监督。在张中强看来,这对社会办医而言是利好,让民营医院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梁万年表示,一定要承认社会办医是中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赋予其应有的地位,他透露,国务院医改办和相关部门在着手研究“十三五”医改规划。

    “这个规划近期要印发,总的思路是深化医改工作,要在‘十二五’医改的规划任务完成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改革的综合性,系统性和协同性,更加注重体制机制的一些改革和创新。”

    “十三五”促落地

    不过,政策落地一直是民营资本的心病。即将印发的“十三五”医改规划,即是要将前期鼓励政策落到实处。

    2015年两会期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陈仲强就一直呼吁,国家应给予社会资本办医同等待遇。

    目前,社会办医确实存在一些绕不开的问题,土地政策、税收政策,医保定点难、用地政策在基层政府落实难、享受与公立医院相同的融资政策难、科研课题申请立项难、民营医院办分院困难等方面。如许多医疗服务项目,在与医疗公立医院保有相同的医疗品质下,大部分非公立医院患者并无法享受医疗保险覆盖。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在对民营医疗机构的采访中,对方会刻意提到自己是社会办医,而规避“民营医院”四个字,而且特意撇清自己与“莆田系”的区别。

    这种身份的尴尬一直伴随着民营医疗机构,也显示出以往多年发展中,民营医疗机构公信力及品牌的不足。在公众的印象中,民营医院以逐利为目标,使虚假广告、夸大疗效、违法行医、小病大治、无病乱医、贻误治疗均时有见闻。尤其,非公立医院在初创时期迫于其生存运营压力,需借助现代媒体的强大宣传功能,通过广告策划,大量投放到媒体,在较短的时间内达到较广的知名度,争取在短时间内收支盈利。

    对此,北京卫计委主任方来英此前接受采访中表示,社会资本办医疗机构,不像公立医院有强大的品牌资产和社会信誉,需要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来培育,而在这个过程中,少数医疗机构鱼目混珠者,破坏了整个社会办医的信誉。

    陈仲强指出,没必要把社会资本标签化,也不要将社会资本举办的医疗机构与逐利之间画等号,规避社会资本的逐利性,提高管理水平,改变管理模式和管理方法至关重要。“随着老百姓对健康需求的多样化,在医疗服务的公平性、可及性之外,社会资本办医满足了差异化的医疗需求,这也是社会资本的重要价值。”

    不过,包括陈仲强在内的多位业内专家都认为,人才是社会办医的重要影响因素。

    方来英指出,目前整个行业都医生短缺,公立医院也不例外。但非公立医疗机构感受更为剧烈。“医疗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领域,从业人员会首先考虑专业领域的能力。公立医院提供的不仅是薪酬保障,还有对专业发展的强大支撑力。”

    据了解,北大国际医院正尝试借助多点执业打造团队。目前,全职医生、北大系各医院医生、多点执业医生是医院主要的三种医生执业模式。其中,医院全职医生有300人左右,目前已经形成持久合作共建关系的专家有200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