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针对钢铁这一产能过剩的重灾区,国家再度放出强制瘦身“大招”。昨日,国家发改委披露,在多部委相关负责人参

   强制瘦身“大招” 我国组建“钢铁侠”对症去产能

    针对钢铁这一产能过剩的重灾区,国家再度放出强制瘦身“大招”。昨日,国家发改委披露,在多部委相关负责人参加的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现场经验交流会(以下简称“交流会”)上提出,为实现行业结构调整和去产能目标,我国将通过兼并重组,形成一批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组建中国“钢铁侠”的思路很明确,通过增强市场集中度,以及走高端化路线,来淘汰低端或落后产能。不过,由于中国钢铁企业自身发展大多存在不少问题,“弱弱联手”后亟须解决大而不强的难题。

    一道难题

    昨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上也提出,要注重运用法治化、市场化手段,支持企业加快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并妥善做好职工转岗等工作。多措并举,确保完成今年化解过剩粗钢产能4500万吨左右、煤炭产能2.5亿吨以上的硬目标,另外也要抓典型严问责。

    组建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被视为给产能做减法的大招,但也是一步“险棋”,走的好可让艰难的“削钢”之路变得顺畅,但如果企业间难以形成合力,大而不强的老问题将再度显现,产能更可能出现“叠加”。

    力推钢企抱团的背后逻辑是,要将去产能与推动行业转型升级相结合,对低端落后产能形成挤出效应。“同为去产能大户,煤炭行业已经启动组建大集团的工作,由此看来,钢铁业形成超级大集团也是大势所趋。”中国联合钢铁网总编胡艳平表示。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则公开表示,兼并重组历来是去产能的有效方式,建议我国对年产量超过千万吨的20家大钢企进行重点整合,将长三角地区和珠三角地区的钢铁国企全部并入宝钢集团,将环渤海地区的钢铁国企全部并入河钢集团,先“试水”打造两家产能超亿吨的钢铁航母,搭建高水平钢铁产业新龙头,实质性地提高我国钢铁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扩大高端产能,淘汰低端或落后产能。

    如何发力

    眼看组建超大钢铁集团提上日程,外界开始探讨钢铁巨头如何才能破题去产能这一行业痼疾。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分析,现在我国钢铁产能过剩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钢铁产能太过分散,各大钢铁集团产能仅占市场的三成左右,小型钢企各自为政,不好管理,但在组建超大型钢铁集团后,这些集团可以通过调节自身的产能来控制钢铁市场的供需,从而缓解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

    今年6月底,我国两大钢铁巨头宝钢和武钢承认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并双双发布停牌公告。数据显示,在这两家钢铁巨头合并后,涉及产能可能超过8000万吨。对此,李锦表示,宝钢和武钢合并重组后将成为1家钢铁集团,未来,我国还会在此基础上再组建2-4家超大型钢铁集团,这几家钢铁集团的产能将占据市场的六成以上。

    清退“僵尸企业”对于化解过剩产能同样非常关键,李锦指出,在超大型钢铁集团组建完成之后,将会占据较大市场份额,原本单打独斗的“僵尸企业”将会因市场选择而被迫离场。几个月前,中央财政已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由地方政府和中央企业统筹用于符合要求的职工分流安置工作。

    胡艳平表示,超大钢铁集团的诞生,可以让我国更有针对性地进行补贴资金划拨,而稳妥安置分流职工,对去产能至关重要。“组建超大型钢铁集团,也可看做是国家有意做大国有钢厂”,胡艳平说。不过她也指出,由于钢铁企业大多自身存在较多问题,合并后能否实现“1加1大于2”还有待观察。

    提质更为关键

    去产能的战役并不轻松。本月14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指出,随着钢铁和煤炭价格回升,一些减产、停产的企业有意复产,有些地方去产能决心出现了动摇。

    多位业内分析师都指出,钢价跌就减产,钢价走高马上报复性生产,这确实是我国钢铁行业长期存在的弊端,也是我国要在行业中形成巨头的原因。因为中小钢厂最容易跟着市场价格随意增加产能。如果由几大集团掌控绝大部分市场,可以更好地控制生产节奏,也便于政府部门掌握减产的情况和效果。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则注意到,钢材分为普通钢和特种钢两种,由于我国技术较为落后,只能生产普通钢,才出现产能严重过剩局面。另一方面,在医疗器械、机床刀具等领域广泛使用的特种钢,却成了我国钢铁行业的空白地带。对于这一问题,昨日交流会强调,化解钢铁产能过剩不是简单的一去了之,要想真正地把钢铁行业带出困境,还要着眼于从根本上推动我国钢铁工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实现由钢铁大国向钢铁强国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