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煤价行情好的时候,5500大卡动力煤从400元/吨一路飙升到1010元/吨,人们纷纷集资买煤矿,煤矿带来大量外来务工人员,楼市随之兴盛起来。最壮观的时候,整个“一县三区”,满地都是正在施工的楼盘。

  民间借贷崩盘致房价腰斩 红色的府谷变“黑”了

    红色的府谷变“黑”了。

    温李河前村旁地界处的假山上,朱漆写的“府谷”两个字,已经被运煤车上飘下的煤灰掩盖了原本的颜色。优质、丰富的煤炭资源在给当地老百姓和地方政府带来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发展的“怪圈”。由于钱多无处去,“财富”从地下被挖出后,就流入地下钱庄,随后流进煤矿或楼市,形成了从地下到地上的循环。

    2006年-2012年,府谷县固定资产投资从28.45亿元增加到335.71亿元,年均增长率达到了50.89%。

    然而,随着煤炭经济下行,一时间,原本源源不断流入固定资产中的投资如同被拧紧了的水龙头,在待建房资金饥渴的时候,钱却戛然而止。这个因煤炭而迅速富裕起来的陕北小县城,因为煤炭的疲弱和民间借贷的崩盘,也迅速失去了原本的光芒。

    7月29日,在府谷县看见,这个建设豪华程度远超一般县城的地方,高楼和烂尾楼比邻而立,沿路建到一半的高楼数不胜数;数十平方公里的新区内,人迹罕至,“空城化”严重;而最大的保障房项目新府山,玻璃、外墙尚未完成,施工队伍却已经不知所踪。

    在挖山建城10年后,人口只有24万人的府谷正遭遇“空城”状态。

    烂尾楼成片

    府谷自然资源富集,是国家级陕北能源化工基地的重要组成部分,煤炭资源丰富,当地三分之二以上的GDP依靠煤炭产业。

    煤价行情好的时候,5500大卡动力煤从400元/吨一路飙升到1010元/吨,人们纷纷集资买煤矿,煤矿带来大量外来务工人员,楼市随之兴盛起来。最壮观的时候,整个“一县三区”,满地都是正在施工的楼盘。

    在2012年,府谷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50.52亿元,占陕西省GDP的比重为3.12%。其中第二产业增加值为396.05亿元,仅煤炭业工业增加值就达到了292.96亿元,占比为74.69%。

    但现在的府谷,大街上未完工的楼盘遍地都是,从榆商高速府谷出口行车出来,一路沿着黄河向东北, 新建成已入住的楼盘与未建完已停工烂尾的楼盘,鳞次栉比。

    就连县中心电力局旁边正在建设的府谷电力医院也已经停工了三四年,部分贴好的瓷砖开始掉落,水泥的墙面在县中心格外刺目,没有玻璃的窗户,像黑洞洞的大嘴,嘲笑着这一切。

    随着煤炭价格走低,民间借贷链条全面断裂,民间借贷崩盘,也造成了府谷全县的信用危机,并由此带来资金链收紧,连锁反应开始在房产市场发酵。

    “停工好几年了,起码有两年以上。”当地人透露。在一片因资金链断裂而停工的烂尾楼中,由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筹资建设的政府大楼,以及配套的教育、医院等项目的烂尾,在其中显得格外扎眼。

    号称投资150亿元、控制面积16万平方公里的府谷新区内,原计划建设行政办公、公园、商业市场、中心广场、医院、学校、体育场、垃圾和污水处理等公用设施,可容纳10万人居住。建成后的府谷新区将是一个集商业、居住、文化娱乐、综合办公、物流功能为一体的现代化山水型新城。

    不过,在现场看到,新建的政府部门大楼,仅政务大厅和财富大厦投入使用。政务大厅作为对私业务窗口,承担着诸如缴税、罚款的业务,而一部分搬过去的政府机构,如财政局、金融办、国资公司等,全都挤在财富中心12层楼中办公。

    在财富大厦旁边,已建成尚未投入使用的国土局大楼金碧辉煌,而县政府大楼的主楼却仍未完工。原本应该恢宏大气的大楼,如今塔吊静默不动,工人不知所踪。

    措手不及的资金链断裂,更是让政府大楼的建设卡在了尴尬的节点。由于政府大楼烂尾,原计划改善老城区内拥挤的办公条件而全部搬迁的政府部门,不得不大部分留在老城区,仅有财政局等数个部门搬迁至新区。

    政府大楼附近,许多公务员已经入住到经济适用房一、二期中,这是新区最繁华的地段,小区楼下是高档的商业设施,门前就是宽阔的马路,路的另一边沿黄河修建了非常漂亮的河堤公园。

    “把保障性住房建在闹市区,中间穿插了部分商品房,提高了保障性住房社区的公用设施标准,如商场、学校、停车场等。通过穿插商品房建设,还能弥补资金的不足,腾出一部分资金投入下一批保障性住房建设。”府谷县保障性安居工程相关负责人说。

    每天上下班时间,是新区最热闹的时候,住在保障房里的公务员倾巢而出,驾驶着自己的车辆驶往老城区的办公室。

    不过,稍微错开些时间,离开些距离,就能看见一整片空旷的城,建好的和建到一半的楼房相邻而立,四周没有人,也没有车。出租车和公交车一样,只在老区和政务大厅之间往返。

    不过,新城区并不是府谷最荒凉寂寞的地方。建在高高山顶的府谷最大的保障房项目新府山已经停工。

    新府山削山而建,西临大石板沟,南部与老城区相接,东部连接五虎山,是挖开山顶、填平山谷而形成的体量巨大的小区,目前已建成保障性住房12324套。2012年8月,府谷召开的新府山小区供水方案评审会上,府谷副县长吴占林指出,新府山小区是建设的保障性住房重点项目,供水系统建设关乎小区建设的各个阶段,各部门要将供水项目作为当前的重要工作来抓。不过,时至今日,新府山未通水、未通电、未通气,甚至连道路都还没有修通。

    在现场看见,除了最先建设的部分楼体已经完成外墙铺设和玻璃安装之外,其他大部分楼体尚未完工。一些楼顶矗立着塔吊,但几天内一直没有动过。外墙裸露的水泥色显示着未完工的状态。楼体附近,专为搅拌混凝土而临时搭建的厂房闲置在那。看守厂房的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资金跟不上,新府山已经有近2年没有开工。

    “府谷县开发商多是涉煤老板,如今煤炭市场连续三四年低迷,煤老板们都是欠一屁股债,根本没有精力管这些半拉子楼盘。”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不仅是涉煤的小开发商全线撤离,在当地王府井宾馆广场旁的工地上,中国建筑的工程也已经停工。这座下层商业上层住宅的大楼,住宅部分外墙已经全部贴好,看上去精致美丽。然而,下层的商场部分,水泥墙面裸露,和上层建筑形成巨大反差。

    “像这样建得差不多的大楼到处都是,因为卖不掉,收不回成本,再继续建设根本没有意义,开发商都不愿意往里面垫钱,所以都走了。”中国建筑一位看场的工作人员表示。

    而在老区,高石崖也是连片的烂尾楼。计划新建的12层汽车站,原本今年已经可以投入使用。新大楼不仅比现在的汽车站距离县中心更近,硬件设施也远不是仅有一层平房的汽车站可以比拟的。不过,盖了3层之后,新汽车站就停工了。现在的汽车站,还将继续使用很久。

    无人接盘

    频现的烂尾工程,让开发商与政府都开始感到头疼。

    据了解到,为了让新府山尽快完工,政府将新府山供气、供水、供热网络等基础配套设施建设纳入年内12个市政重点项目之内。这12个项目,计划投资5.36亿元。

    “其实没停,就是比较缓慢,计划今年全部入住的,可能要等几年以后。”一位政府官员表示。

    据府谷县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项目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府谷县为有效解决城镇中低收入群众住房难,在县城附近建设了新府山、后河川两个保障性住房小区,共有住房26200套,可容纳约7.2万人居住。两个小区完全按城市化标准设计,水、路、电、气、暖气等基础设施都到位,等于再建了一座新城。

    不过,在当地居民看来,这个在山顶的建筑群落,远远没有新区有吸引力。

    “交通不便就不说了,现在路都没修好,就算修好了,又窄又陡的道路,加上配套设施不全,哪里有又有医院又有学校的新区方便。”一位居民表示。

    不过,医院和学校暂时都处于烂尾状态的新区,原计划容纳10万人口,目前仅有1万余人入住。

    “现在根本没有人买房子。早前还有人看见房价跌了,在新区买了房子,现在根本没人买。整个府谷县才有24万人,当地人基本上全有房子,但现在新建的就有多少套房子了。”一位当地居民表示。

    早在两年前,蓬勃的煤炭生意带来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随着人流的密集,对于房子的需求应运而生,而新建楼盘同时也带来大量外地劳动力。当时,府谷县中心的房价还处于1.5万元/平米左右,房子并不愁卖,这对于一个县级行政区来说,几乎称得上天价。随着经济下行和对煤炭政策的收紧,煤矿工人急剧减少,建筑工人更是大批撤出府谷。

    “以前府谷经常堵车,一堵就堵大半小时以上,现在几乎就不堵车了。”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随着满大街路虎、奔驰的急剧减少,现在县中心地段最好的房子,也不过6000元/平米,而周边的房价,已经降到每平米四五千元了。

    “现在很多房子其实是没有正规手续的。”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事实上,就在近日,还有媒体曝出“府谷违规楼盘获得审批,相关部门称是搞活经济”的新闻。

    “府谷的问题其实相当严重,煤炭和房地产这两个支柱行业已经变成拖后腿行业。”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事实上,府谷的案例是资源型城镇城镇化过程中的发展教训,高度依赖当地的自然资源快速发展,一旦自然资源耗尽或开发投入停止,就会出现发展停滞的现象,短时间内很难再形成支撑地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尽管府谷正在将重点转移到招商引资上去,不过,空城的危机,短期内还无法翻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