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自2015年我国启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以来,整体上呈现出管廊建设不断加码的趋势。2015年10个城市入选第一批综合管廊试点城市,全年有69个城市启动地下管廊建设约1000公里,总投资约880亿元。

 我国住建部督战2000公里地下管廊建设

    “今年‘开工建设地下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的目标任务,必须完成。”住建部副部长倪虹近日在“部分省市推进地下管廊建设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各省市要采取积极措施,保质保量完成今年的建设任务。

    对此,9日从权威渠道了解到,除了督促地方政府加强项目规划和落地之外,发改委、住建部等相关部门还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地下综合管廊有偿使用的细化办法,力求破解管线入廊收费问题,以吸引社会资本投资。

    “我们必须抢抓机遇,着力补上城市基础设施‘短板’;必须尊重规律,统筹好各类基础设施建设;必须改革创新,扎实推进重点项目建设。”倪虹在会上说。

    他强调,各地要积极推进排涝设施和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抓紧梳理出城市易涝点清单,力争到“十三五”末切实解决重点城市内涝和看“海”问题。

    据了解,为了使各地顺利推进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住建部正在和有关省、市一起推进特殊管线敷设规范以及管廊运行维护和安全技术等标准的制订工作,完善管廊建设标准体系。

    注意到,自2015年我国启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以来,整体上呈现出管廊建设不断加码的趋势。2015年10个城市入选第一批综合管廊试点城市,全年有69个城市启动地下管廊建设约1000公里,总投资约880亿元。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又提出今年全年开工建设2000公里以上地下综合管廊。若按每公里造价0.6亿至1.3亿元计算,2000 公里管廊将带来直接投资1200亿至2600亿元。“与2015年相比,2016年管廊建设获政策支持的力度加大,全年管廊规划建设显著扩大。”分析师说。

    目前,地下管廊投资仍以各地方政府投资为主,由此也导致了因地方财政差异而进展不平衡的问题。因此,除了督促地方政府加强项目规划和落地之外,发改委、住建部以及各地方政府等相关部门,还在紧锣密鼓地研究地下综合管廊有偿使用的细化办法,力求破解管线入廊收费问题,以吸引社会资本投资。

    “研究破解管线入廊收费问题,这是吸引社会资本进入的前提,必须要突破。各试点城市要大胆探索,住建部也会加强指导。”倪虹说。

    去年年底,国家发改委、住建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实行有偿使用制度的指导意见》。文件明确,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各入廊管线单位应向管廊建设运营单位支付管廊有偿使用费用。有偿使用费包括入廊费和日常维护费。今年5月份,住建部印发的《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也提出,积极探索地下综合管廊、公共服务设施等的有偿使用,建立合理的收费机制,规范和鼓励社会资本对地下空间开发建设运营的投资。

    可是,据了解到,虽然文件已经明确管廊有偿使用的原则,但各地入廊收费问题并没有解决,基本上还是依赖财政的承诺。

    “入廊费收高了,管廊业主不愿意出,收低了又没办法回收成本,仅仅依靠财政负担也是不可持续的。”一位业内人士说,目前地下管廊有偿使用正处于一个博弈的过程中,期待着“破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