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据介绍,为了抢占移动支付的份额,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都推出了可观的补贴政策。如果发展2000家城市商户,可以拿到50万的奖励。“有些地方也会采取拿到一家奖励500元的政策,或者根据商家的移动支付流水提取千分之三的提成。”代理商小秦说。不过,这些钱并不好拿。

移动支付高额补贴催生“开荒代理商” 演变成了价格战

    过去两年,移动支付领域已经陷入血战,当然效果也非常显著。在成都大到百货商超,小到巷子里的面馆随处可见支付宝、微信支付、Apple Pay 的身影。在移动支付市场,有一个群体是不能忽视的,那便是为移动支付开荒而奔波的代理商们。

    据介绍,为了抢占移动支付的份额,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都推出了可观的补贴政策。如果发展2000家城市商户,可以拿到50万的奖励。“有些地方也会采取拿到一家奖励500元的政策,或者根据商家的移动支付流水提取千分之三的提成。”代理商小秦说。不过,这些钱并不好拿。

    补贴/

    成都代理商发展一个商户奖500元

    决定成为移动支付代理商的时候,正值小秦从大学辍学创业的第四个年头。这四年中,他从一个怀揣着30万元“第一桶金”的信心满满的大学生创业者,变成了有几次不尽如人意的创业经历的北漂。

    但在2014年,小秦终于赶上了风口。这一年,移动支付领域大战正式打响,支付宝、微信等平台随后纷纷出台各项极为诱人的补贴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移动支付推广补贴,也由此诞生了移动支付代理商这个新职业,小秦正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说起做移动支付推广的经历,也是机缘巧合。小秦说,自己在大学期间便有创业经历,对做品牌推广有着非常浓厚热情。2014年结束了一次创业后,他被邀请参加支付宝的代理商大会。而在听到支付宝的奖励政策后,他动心了。“有多维度的奖励政策。各个城市、不同时期也不一样。有的是按照发展的门店算的,比如拉到一个商户就奖励500元;一个城市发展到2000户比较活跃商户,一次性奖励50万元。甚至有时候还根据移动订单,奖励你千分之三的提成,可以说很高的了。”

    作为西部的重镇,成都的移动支付市场是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的必争之地,小秦审时度势后将阵地从北京转移到了成都。在成都,小秦将移动支付代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算了笔账,靠着平台给移动支付代理的补贴,去年他们总共获得了支付宝以及微信支付超过300多万元的奖励,他个人的净收入一举超过60万。

    肉搏/

    高回报、低门槛成都代理商超200家

    但高回报、低门槛的市场总会吸引大批竞争者。事实上,今年以来各个代理商之间的肉搏已经让小秦感到喘不过气。小秦在成都做推广期间,成都大的代理商刚开始就有20多家。随着后来发展线下代理的盛行,最多时成都有超过200家代理承接线下支付业务。

    “真正去上门推广、维护的都是兼职人员,基本上拿到一个客户,我们会给他们300元作酬劳,剩下200元就是利润。”小秦说,最多的时候他的公司管理着400多位兼职人员。随着代理商的增多,给兼职人员的钱逐步增加,到最后甚至演变成了价格战。

    “各个代理商之间明争暗斗,发展一个商家你给350,就有人出400,那兼职人员肯定就找价格高的。所以后来我们的利润真的是被逐步压缩。”除此之外,小秦透露,代理商之间甚至出现了赔钱赚吆喝的情况。“微信支付曾经给出过千分之三的提成,有些代理商招不到人,甚至表示如果下线能够发展一定数量的店家,就有千分之六的提成。也就是说自己还倒贴千分之三,不过能够达到要求的几乎没有。”

    商家/

    代理商更快捷总部合作有推广

    作为移动支付代理商的主要争夺目标——商户,他们对移动支付代理商的态度也并不一致。

    例如,极为看重移动支付的成都小龙坎老火锅相关负责人就表示,尽管早有移动代理商上门推广,但他们还是选择了绕过代理商,直接与微信、支付宝等平台合作。“我们对补贴并不是太看重,更看重平台组织的类似双12这种消费者愿意参与的活动,而且平台也会针对在线支付流量比较大的优质商户进行推广,这对我们比较有吸引力。”前述负责人说道。

    而同为餐饮商户,霸王虾负责人袁烨选择了移动支付代理商的原因则是,这样合作比较简便快捷,不用去和多个平台一一洽谈。“2015年年初就有不少代理商找过我们,但是我们是直到2015年下半年才最终确定的。”袁烨说,这是因为在霸王虾的消费者仍以现金支付等传统支付手段为主,开通移动支付只是为了满足部分消费者的需求,霸王虾也并没有计划主推移动支付,还是选择“现金为王”。

    退出/

    订单量和活跃度逼退代理商

    来自行业内外的压力让小秦意识到,依靠支付平台补贴不是长久之计,“推广毕竟是阶段性的,并不能成为常态。”而真正让小秦下定决心逐步退出行业的,则是来自平台本身的压力。

    “问题不在于补贴迅速降低,而在于要求越来越高。”小秦说,刚开始从业的时候,他的工作只是要商家上线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即可,但是越往后,两家越要求订单量和活跃度。因此,小秦决定利用做代理积攒下的资源,转型做品牌推广的业务,不再专职做移动支付的推广工作了。“总的来说,还是积累了很多商家资源和人脉,现在我们做的业务也是餐饮商家的品牌推广工作。”小秦说。

    小秦的移动支付代理商生涯已经步入尾声,移动支付市场的竞争却远远没有结束。事实上,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支付,都在加紧争夺移动支付的市场。

    战况/

    三四线城市未分胜负大战还将持续

    就在8月10日举行的蚂蚁金服合作伙伴大会上,蚂蚁金服宣布3年10亿扶持的合作伙伴,针对单个ISV接入所有商户月日均小于1000笔、月日均大于等于1000笔两种情况,分别设定了0.3%和0.2%的保底费率,保底之外的费率则全部无条件让利给合作伙伴,如果让利少于万五,则统一返0.05%。

    微信支付的相关负责人表示,微信支付没有代理商,接口都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申请成为服务商。服务商还有鼓励机制,今年4月微信支付发布“星火计划”,宣布每个服务商最高每月能获得官方50万的经费,此外还有营销和物料、技术的支持。

    为何经历了两年多的移动支付市场培育,双方仍然在加大对服务商的支持力度?支付宝的一位内部人士坦言,市场培育要经历一个长期的过程。“可能在一线城市和一些二线城市,随处可见有支付宝标志的餐厅甚至面馆,但是大部分二三四线城市,移动支付的习惯还远没有被培育起来。”

    此外,即使在移动支付普及度较高的城市,大多数商家使用支付宝,还仅限于偶尔收款。“但其实这里面还有很多文章可做,如果客人进餐厅,可以自助网上点餐、结账。商家可以通过一款软件了解客户喜好。那么我觉得才算初步培育起来了移动支付市场,所以这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