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1月24日,在瑞典2018达沃斯论坛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表示,2017年中国已经降低了187种产品进口关税的税率,从17.3%下降到7.7%。未来中国还要加大这方面工作力度,如有序降低汽车进口关税。

  1月24日,在瑞典2018达沃斯论坛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表示,2017年中国已经降低了187种产品进口关税的税率,从17.3%下降到7.7%。未来中国还要加大这方面工作力度,如有序降低汽车进口关税。

  早在2017年11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期间,就已经有汽车进口关税将要下降的信号释放。11月9日,中国外交部表示,将在2018年6月前在自贸试验区范围内开展放开专用车和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试点工作,并将逐步降低汽车关税。

  我国现行的汽车进口关税税率标准自2006年使用延续至今,时隔11余年,再度释放关税下调信号。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高层频频表态,意味着关税税率不久将有新的标准,以中国汽车产业目前的实力和所面对的国际环境,关税下调对国内车市产生的冲击尚在可控范围内,仅影响部分细分市场。

  有序下降

  “关税在本质上是一种贸易保护。”有接近政策制定层面人士表示,关税的调整影响到商品的综合税率,最后反映到汽车进口成本方面。目前我国整车进口征收的关税税率为25%,消费税税率根据排气量不同从1%~40%不等,增值税税率为17%。汽车零部件进口关税税率为10%。

  在国际层面,各国的关税税率因国家发展程度不一而足。欧盟、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的关税税率均在10%及其以下,其中,日本汽车进口关税为零。墨西哥、巴西、阿根廷、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均在30%以上,其中印度的汽车进口关税为60%。中国的25%远高于部分发达国家和地区,而相较于印度等国家则处于较低水平。

  “客观的说,我国现行汽车进口关税还是有较大调整空间的。”上述人士说。在他看来,关税最好的状态是起到适度保护作用,不高也不低,一方面能够避免外资大举进入伤害到本土企业,同时也能产生一定的市场压力,推动产业升级。他表示,关税税率影响进口车的供给,考虑到综合税率,下降非常有必要,但降多少才是问题的关键。

  税率下调信息释放后,有业内人士预测,下调幅度在10%~15%之间。以极端的假设计算,即便汽车进口关税降到0,实际的综合税率仍是17%~95%。若下降幅度为10%,相应的综合税率为35%~124%;若下降幅度为15%,综合税率则为29%~115%。目前我国的进口车以2升增压车型为主,税率调整后相应的综合税率下降幅度为12%、18.5%左右。

  在降税方式上,前述接近政策制定层面人士透露,或以每年1%~2%的下调幅度,梯次减少。受访的多位专家均认可有序减免,适度释放的原则。中央财经大学税收筹划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蔡昌表示,适度释放,一方面能给国内企业争取缓冲时间,根据市场的变化进行适时调整;另一方面也避免国际贸易市场对我国调税动机的非客观揣测。他表示,一次性的大幅减税,可能会引发国际市场对产品技术借鉴等问题的猜测。

  内外驱动

  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曾承诺要降低汽车进口关税。2001~2006年的6年间,我国汽车进口关税几乎以每年一次的下调频次,调整至当下水平。据了解,至2006年7月1日,我国汽车进口关税已经完成了入市初期的承诺条件。受国内外环境的综合影响,11年后再次吹风下调。

  在降税原因解释上,刘鹤指出,在2017年的达沃斯论坛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承诺,将在制造业等方面加强对外开放、扩大进口等四个方面扩大开放水平。另一方面,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将推出新的改革开放举措献礼40周年,“其中的一些项目将超出国际社会的预期”。

  刘鹤表示,除了加大中国进口关税下调工作的有序推进,2018年将在上海举办首次国际进口博览会,已有120多个国家表示愿意参加。希望借此机会,扩大进口,实现中国贸易经常项目平衡,也给众多国家提供机会。

  “国际上目前整体趋向于减税的市场环境。”蔡昌说。他表示,近年来,我国在贸易层面摩擦较多,而在国际市场上树敌太多,容易影响到整体对外贸易氛围。同时,中国汽车市场正在发生变革,目前中国已经是汽车大国,具备一定的抵御风险能力和参与外部竞争的能力,汽车作为大宗商品,应该融入世界市场当中,借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服务,实现更好的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降低关税在扩大进口的同时也有利于出口。据JD.POWER中国区总裁梅松林分析,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未来会有包括汽车在内的大批商品的出口诉求,需要重新审视关税的问题。降低关税也是实现未来某些层面的“对等”,为国内产品的出口创造友好的条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中国对外经济贸易研究室主任杨立强也持有类似判断。

  “中国进出口比例非常不平衡,出口一般都在第三世界国家,距离汽车的批量出口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大概在2020年前后会有一个大的变化,因此关税方面也尽量在跟国际接轨,与欧美国家做一些协调。”梅松林说。

  影响有限

  据中汽协数据统计,2017年前11个月,我国整车进口量为113.98万辆,进口总额为462.77亿美元;整车出口量为95.59万辆,出口总额为126.50亿美元。从进出口数量以及金额的对比上看,我国处于进口赤字状态。

  “汽车进口关税下降,首先影响的就是一些以进口为主的超豪华车型。”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组成员李颜伟表示。据他分析,短时期内关税下调对汽车进口不会产生较大影响,因为大型汽车厂商的产品投放一般是按计划实施,很少因为一时政策调整做出较大变动,但长远方面必将会加大产品的投放频次和数量。

  “2018年凯迪拉克在中国市场的汽车的出口量应该与去年持平,整体不会有较大的变化。”凯迪拉克全球副总裁兼凯迪拉克市场营销部部长安德里斯·沙夫表示。他表示,就中国市场而言,2018年将按照原计划引进一款高端智能车型,但工作的重心还是围绕在上海的工厂开展。

  前述接近政策制定层面人士表示,“这几年进口车在我国汽车市场的占有率在2%~3%之间,市场份额比较小,降税很难对整体市场产生较大冲击。”

  但在全国乘用车市场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关税的下降势必影响到价格,进而影响到人们的选择,不管消费者处在什么消费水平,价格都是一个影响竞争力的敏感因素。”他表示,尽管进口车涉及的市场份额不大,整体影响可控,但对于国内汽车品牌转型上探还是会带来一定的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未来国内品牌在新能源汽车高档车型或面临较大竞争压力。崔东树表示,随着上海自贸区新能源汽车合资股比限制的开放以及汽车进口关税的降低,特斯拉等外资企业在整车成本方面会有和较大改善,在新能源豪华车的竞争中处于有利的位置。

  “竞争是促进产业升级的一种方式,企业在竞争中优胜劣汰,最终受益的是消费者。”杨立强说。

  注:本文关税税率是指最惠国税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