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你的漫画如何社会化,如何让我们的父母,让社会人在等车的时候不去刷短视频,不去看直播,可以看漫画。如何做到这一点?”在近日举办的微博动漫品牌战略的发布会上,著名编剧南派三叔(徐磊)发出深思。

  “你的漫画如何社会化,如何让我们的父母,让社会人在等车的时候不去刷短视频,不去看直播,可以看漫画。如何做到这一点?”在近日举办的微博动漫品牌战略的发布会上,著名编剧南派三叔(徐磊)发出深思。

  这番话道出了动漫界的忧虑,在用户时长被各类其他内容占据的当下,动漫如何突破圈层,让产品触达更广泛的用户?在用户增长困乏的当下,如何进一步突破用户增长的瓶颈?

  尽管,微博在截至2018年的11月,泛二次元用户达到2.48亿,核心二次元用户达到3126万。据微博方面称,微博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二次元文化聚集地。微博动漫作为新浪微博在动漫领域的运营方,覆盖3.4万个KOL(意见领袖)头部账号。

  但是依然存在拉新和商业变现的困难,微博动漫COO孙斌在现场表示:“现在我们拉新成本很高,一个用户大概在9块钱以上。”孙斌在当天会议后接受采访表示:“我们现在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整个漫画行业遇到了一个用户壁垒的问题。不管是行业第一名,还是第二、第三名大家遇到的问题是——我们日活跟月活的量大概就那么多了,达不到破亿这种程度。到底怎么破亿?南派三叔也给大家提出了一点,你的爷爷、父亲是不是跟你一起在看动漫,这是由故事本身决定的。”

  凌云系统和大 V计划

  微博动漫作为新浪微博旗下的动漫运营主体,集内容原创、IP孵化与推广、动漫平台开发与运营为一体。在2018年以前,微博动漫专注于做漫画原创、IP上下游孵化,2018年开启漫画平台业务。据微博动漫介绍,目前已上线超过4000部漫画,每个月有超过1000万人在使用微博漫画客户端。

  微博动漫市场及垂直运营部负责人王微微在会上也指出,微博发展到目前的阶段,粉丝激增的红利期已经过去,涨粉已经变得困难;同时,目前微博的动漫界的大 V覆盖到的还是核心的二次元用户,但是如何从核心的二次元用户扩展到泛二次元的人群,再拓展到刷抖音、刷快手的人群,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商业化方面依然存在挑战。

  王微微表示,目前微博动漫上腰部的大 V以及一些新出现的作者以及作品,短时间内要实现粉丝的增长,仍存在困难。

  鉴于此,微博在2019年推出了动漫大 V计划。除了持续不断地维护和扶持头部作者以外,会重点培养腰部和新生的作者与作品。

  据王微微介绍,在为这些作者和作品做推广时,会匹配到微博独家的资源。其次,微博希望帮助更多的动漫领域的大 V签约MCN机构,加快一些作者的商业化变现路径。据介绍,微博动漫大 V左手韩在签约MCN机构之前,微博粉丝为50万个,而签约后运营两年左右,微博粉丝达到了170多万个。“大家不要小看这100多万粉丝,因为动漫领域的大V100多万的粉丝,可能比其他领域动辄上千万粉丝大V的影响力要高的多、精准的多、真实的多。”王微微说道。

  微博还首次推出了凌云系统,据孙斌介绍,该系统用了微博的私有接口,并实时抓取全网的热点包括资讯、小说、漫画等,然后分析频率,找出最火爆的因素。分析了这些要素以后,进行权重的统计,最大程度的找到用户可能喜欢的情节要素点,如果将这些用户可能喜欢的情节要素点预先埋进去,创作过程中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同时系统也会统计出这些热点对应的人群和用户画像,根据用户兴趣推荐内容。

  重视现实主义题材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天的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魂》杂志主编、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法治文化专业委员会会长杨华明也出现在现场。除此之外,现场包括南派三叔在内的嘉宾都不止一次的强调了现实主义题材的重要性,这背后是微博动漫急需要让内容突破圈层,达到更广泛年龄段的迫切希望。

  杨华明表示,最高检和微博动漫方面下一步合作将会围绕几个方面来进行,首先,将一些法律条款以及现实中发生的案例做成动漫的形式;其次针对社会关注度较高的案子,做成动漫的形式进行发布;最后,由于网络上对一些案件的传言真假不清,针对已经解密的案件做成动漫,让大众了解。

  谈到微博对于现实主义题材的关注,孙斌表示:“这也是我们一开始在公司战略层面讨论的问题,我们现在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整个漫画行业遇到了一个用户壁垒的问题,我们日活跟月活的量大概就那么多了,达不到破亿的程度,到底怎么破亿?”

  孙斌进一步解释道,微博动漫跟最高检合作的意义在于最高检提供的一些案卷的情节离奇程度超越了很多人的想象力,而将这些解禁的案件做成漫画,第一会吸引很多对于法学、对于社会现象感兴趣的人群读者去关注,第二使得全民在分析真相即所谓的民智方面会有很大的提升。且双方合作以后,将会突破传统渠道的聚焦于二次元用户的小众的营销方式,也会尝试去在纸媒、平媒、微信群等渠道进行传播,最终达到实现破圈、跨年龄段的目标。

  同时,在谈到前几年由于文娱行业大批资本涌入后带来的IP热现象时,孙斌表示,因为前几年资本IP市场过热,很多外部机构和一些内部机构在市场或者环境鼓动的压力下,去为了挣钱做了很多的IP改编。但实际上这些IP并不是真正的IP,也不具备IP所具有的长期的生存力。所以,当资本冷却下来之后这些IP就生存不下来了,以至于它改编的东西也遇冷,甚至无法播出、没人购买。

  “我们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会回归IP的本源。IP本身含有超级故事、超级形象,甚至南派三叔提出来的超级符号。当然大家在电影上会看见很多这种元素,是全方位的,需要反复地去修改和实验,包括反复地去调整它的故事结构等。过去为了挣快钱,基本没在这方面花什么时间和精力。”

  南派三叔则在现场谈到对于IP的理解时表示:“我觉得IP,不仅仅在于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还包含着真正有社会价值、有社会意义的东西,需要我们去总结、需要去书写的东西。”

  他提出观点,有一类IP是现实主义IP,比如“9·11事件”,这是人类真实情感共鸣完全突破了故事壁垒,它是一个真实事件。“这种符合一切IP的特征,所以我们会看到美国电影里面还会有另外一个IP,全部都是前几年发生的真人真事,大型社会事件,引人深思的社会现象。这些已经通过媒体不停地传播,传播度和记忆力是足够的。但是没粉丝,没有粉丝没有关系,但凡发生这样的事情引起我们深思的不需要粉丝了,需要的是我们对社会的思考,这些从本质上也是非常符合我们国家提倡的关注现实题材。”

  最后,南派三叔还提出倡议,如果想让漫画行业存在价值,希望从2019年开始让漫画走向社会,让漫画这个行业成为社会全民的娱乐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