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2018年10月,中国银保监会代为草拟的《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2018年11月,银保监会发布公告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修订工作。

随着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多家外资银行逐渐布局进入各个金融领域,寻找新的发展机遇。

据2月底相关报道,摩根大通的亚洲私人银行业务首席执行官Kam Shing Kwang表示,该行正在对中国的境内理财业务进行“可行性研究”,作为其在中国扩张计划的一部分。就摩根大通而言,2018年借着开放之势,该行已经在中国的金融市场进一步布局,拟在华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

2018年10月,中国银保监会代为草拟的《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2018年11月,银保监会发布公告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修订工作。

中国财富管理市场走俏

2月28日,有报道称,摩根大通考虑在中国设立一家私人银行。摩根大通的亚洲私人银行业务首席执行官Kam Shing Kwang表示,该行正在对中国的境内理财业务进行“可行性研究”,作为其在中国扩张计划的一部分。

针对此情况,向摩根大通方面进行了求证,不过对方表示,针对此事还没有进一步可以披露的消息。

近年来,中国财富管理市场走俏。星展中国个人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总经理顾家祥认为,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保持着较高和较稳的增长速度,客户对于财富增值、保障传承、子女教育等方面的规划要求越来越高。

“据我们统计,在中国被监管的财富管理市场大概有1.7万亿美元的市值,而所有财富管理产品的市场约为17万亿美元。在资管新规的影响下,前者的数值或将增长到7.5万亿美元。我们会抓住这个契机,继续增加在中国财富管理市场上的投资,实现规模化增长。”花旗中国个人银行业务总裁柏达仁如是说。

柏达仁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道,近年来花旗重新布局资源,打造财富管理中心,持续投资并提升数字化能力,包括进一步加强对客户经理的专业培训,提升其专业能力,提供贴合客户需求的理财咨询和服务体验。

顾家祥表示,在中国,星展的个人业务专注于中高端客户,也早有布局,其中“星展丰盛理财”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重点城市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综合服务。“未来我们将致力于提升私人银行金融服务能力、产品设计、开发能力以及风险控制能力。伴随中国金融开放不断扩大,为高净值客户人群带来更完善的服务。”

银行、证券、保险领域进一步开放

除财富管理领域,摩根大通还在中国申请设立了证券公司。据悉,2018年10月,摩根大通申请设立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的申请材料获中国证监会受理。

自2017年底,监管层宣布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以来,中国持续推动加大对外开放力度。

2018年4月底,证监会公布了《外商投资证券公司管理办法》,将外资持有证券、基金、期货公司的股权比例限制放宽至51%,三年后不受限制。随后,不仅摩根大通,2018年6月,星展中国首席执行官葛甘牛表示,星展集团有计划在中国投资设立合资证券公司,正在和潜在的中方合作方洽谈中,将尽快推进向监管的申报工作。葛甘牛称,该行在分支机构的设立,也将考虑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而网点的布局则在做深做细现有分支行客户之后,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地点开设。法兴银行也有设立合资证券公司的计划,法兴银行相关负责人透露,该行计划出资10亿元,控股51%,新券商总部将设立在上海。

从接近星展中国及法兴中国的人士处了解到,上述计划均在推进中。

同时,在政策方面,2018年10月25日,银保监会代为草拟的《国务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11月28日,银保监会发布公告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修订工作,总体将遵循继续坚持扩大银行业对外开放力度、促进外资银行和国内银行公平竞争的一贯原则。

2019年2月25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该文章指出,不断扩大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文中表示,研究制定并发布实施15条银行业保险业开放措施;取消对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将外资人身险公司外方股比放宽至51%,3年后放宽至100%。放宽外资机构和业务准入,允许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同时设有子行和分行,允许境外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扩大外资机构业务范围,允许外国银行分行从事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业务,降低吸收单笔人民币定期零售存款门槛;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业务范围,与中资机构一致;积极拓宽外资参与处置不良资产的方式与途径;优化外资机构监管规则,对外国银行境内分行实施合并考核,调整外国银行分行营运资金监管要求等。

谈及外资银行更深入进入中资银行市场后,怎样看待与中资银行的关系时,柏达仁强调:“我们不会把自己视作中资银行的竞争对手。中资银行不仅拥有较大的规模优势,也具有服务本土大众的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