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3月14日为世界肾脏病日。2006年起,国际肾脏病学会与国际肾脏基金联盟联合提议,每年3月的第二个星期四确定为世界肾脏日。据统计,中国约有1.2亿慢性肾脏病(CKD)患者,其中50万可能患有贫血需要透析。

“穿刺、插管、做篓……闭篓、再做篓……身体不断虚弱,因没有经验及血透知识,随之而来的高钾、高磷、代谢性脑病,慢慢的,我就像尸体一样透析、睡觉、住院、挣钱,直到并发症众多,加之贫血导致身体越发瘦弱、头晕眼花、面色萎黄、眼结膜苍白、唇甲苍白无光泽,最后没了收入。”

这是一位曾经尝试自杀的尿毒症患者的自述,不同于癌症,肾脏病是一种更为慢性“绝望”的疾病。

3月14日为世界肾脏病日。2006年起,国际肾脏病学会与国际肾脏基金联盟联合提议,每年3月的第二个星期四确定为世界肾脏日。据统计,中国约有1.2亿慢性肾脏病(CKD)患者,其中50万可能患有贫血需要透析。

“中国现在有60万透析病人,但需要透析的人大概有200万,是全球最大的患者群。”3月8日,珐博进中国执行总裁、中国区总经理钟黎蕴华表示,98.2%的透析病人都患有贫血。

珐博进这家来自美国的公司和阿斯利康合作,去年底在中国获批上市了一个针对CKD引发贫血的全球新药罗沙司他胶囊(商品名:爱瑞卓),该药目前尚未在其他国家上市。

罗沙司他在中国获批,成为首个采用全球创新机制HIF(低氧诱导因子)、首个中国本土孵化、首个率先在中国获批的全球首创原研药。

跨国药企的“国产药”

肾性贫血的标准治疗方法为促红细胞生成素(EPO激素)替代,阿法依伯汀等红细胞生成刺激剂加静脉铁剂,皮下注射给药,可有效升高CKD患者血红蛋白含量。

但中国透析患者中,贫血治疗平均达标比例只有21.3%。

对于传统治疗手段达标率低的原因,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教授孙世仁解释,由于肾性贫血病因复杂,发生机制并不限于EPO不足,现有治疗方案存在局限性。

不同于促红素,罗沙司他是口服药物。其创新机制为“小分子低氧诱导因子脯氨酰羟化酶抑制剂(HIF- PHI)”,低氧诱导因子(HIF)的生理作用不仅使红细胞生成素表达增加,也能使红细胞生成素受体以及促进铁吸收和循环的蛋白表达增加。

基于HIF机制的HIF-PHI类药物即是珐博进找到的目标之一。

“珐博进的特点是有人做我就不做了。CKD贫血20年以来没有新的创新药,又是临床急需。”钟黎蕴华解释,目前在国内已经启动二期临床试验,治疗相对低危的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患者的贫血。

为何选择中国,除了市场吸引,另一原因可能是珐博进CEO的投资眼光。

对于珐博进的全球CEO Thomas B。 Neff,钟黎蕴华的描述是:“他是科学家也是投资人。对中国市场的判断力很强,十年前他就认为中国是长期市场,中国很多药都是进口,审批太慢了。”

珐博进到中国设立公司,钟黎蕴华解释,“在中国注册国产新药有三个维度:第一,要有法定机构;第二,全部专利要转移到中国,所以一般跨国公司是不愿意做的;第三,不管在国外做过什么试验,一期、二期、三期都必须在中国做。”

罗沙司他于2010年至2017年之间在中国开展并完成临床试验,结果达到预期治疗效果,临床试验速度超越美日欧。

罗沙司他的上市受益于国家药监局改革,“最早时难度在于一是国家药监局基本上没接触过‘全球新’,美国也没批,缺少参考标准。二是国产新药由北京药监局审评,这对省市级药审机构很有挑战。”钟黎蕴华认为,审评审批过程中涉及的北京药监局、国家审评中心,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药品审核查验中心都非常积极地沟通学习。

合作商业化

珐博进在中国投资超过1亿美元,为了罗沙司他在中国建立了生产工厂,预计产能可以覆盖中国市场。

2013年,珐博进为罗沙司他的商业化选择了一个更加专业的合作伙伴阿斯利康,双方就罗沙司他在全球范围内的临床研发和商业化推广达成战略合作。

珐博进主要负责新药研发和开展III期临床试验,向中国监管部门提交新药的注册申请。爱瑞卓在中国获批后,阿斯利康中国将负责药品在中国的上市和商业化活动,而珐博进中国将负责药物生产和医疗相关事务。罗沙司他预计将在2019年下半年上市开卖。

钟黎蕴华补充,“双方五五分成。”

负责罗沙司他商业化的是刚刚回归药企的医药人刘谦,也是他负责上市的第一个药物。

除了药物价值,“对阿斯利康来讲,通过罗沙司他可以进入肾科新领域,阿斯利康还有新的肾科医药品在注册当中,会跟罗沙司他一起构建新的治疗领域。”阿斯利康中国副总裁、肾脏治疗业务负责人刘谦表示,“我们现在关注如何将罗沙司他的潜力、临床特性发挥出来,提升临床医生和患者对肾性贫血的认知,让透析的患者或者透析不够长的患者延长透析,提高生命质量。”

刘谦说,“中国有大量患者群,没有规范治疗,甚至都没有透析。希望跟这些临床、政府机构一起把这个做起来。在定价上会参照现有的治疗方案,考虑到中国患者接受能力以及在整个透析方面的成本,加了罗沙司他之后,患者总体治疗费用不该有明显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