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淄博市桓台县放任纵容山东博汇集团的违法排污行为,长期以罚代管,虚假上报整改情况。经查,博汇集团多年来累计非法填埋各类固废达350万吨。

济南市刚拆除违建别墅不久,烟台市就被抓“现行”——瞒报事实逃避整改,致使3家高尔夫球场违法运营多年。

近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山东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意见。

督察意见指出,3家高尔夫球场非法侵占烟台沿海防护林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二级公益林地数千亩,但烟台市不仅未按国家规定取缔到位,反而于2012年为这3家高尔夫球场出具“不在自然保护区内、没有占用天然林地和国家公益林地”的虚假证明材料。

截至“回头看”下沉督察时,东方烟台高尔夫球场仍在运营,但烟台市牟平区提供虚假材料声称早已停运,并临时在球场门口粘贴关停封条。

地方为高尔夫球场“打掩护”

2018年11月1日至12月1日,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以下简称督察组)对山东省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针对大气污染防治情况统筹安排专项督察,并形成督察意见。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督察组于2019年5月10日向山东省委、省政府进行反馈。

督察在“一些地方和部门政治站位不高”中重点提及了烟台的高尔夫球场违法运营问题。

山东烟台市3家高尔夫球场均建在烟台市沿海防护林省级自然保护区内,且3家高尔夫球场均没有办理相关审批手续。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的相关规定,在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禁止开展旅游和生产经营活动。

2011年12月,国家12个部委联合印发《关于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处理工作意见的通知》再次强调,违规在自然保护区内建设的、不退出占用的国家级公益林地的高尔夫球场,从严从重处罚并坚决予以取缔。

2012年5月,烟台市向山东省发改委上报《关于烟台市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落实情况的函》(烟政函〔2012〕34号),谎报上述3家高尔夫球场不在自然保护区内,龙口东海和东方烟台高尔夫球场未占用国家级公益林地。2012年6~7月,山东省林业部门作为自然保护区的主管部门,不仅没有及时制止,反而出具审查意见,谎称这3家高尔夫球场均“不在自然保护区内、没有占用天然林地和国家公益林地”。

2018年11月6日,督察组“回头看”时,东方烟台高尔夫球场仍在运营。马山寨伍思南高尔夫球场紧急停止运行,牟平区养马岛旅游度假区管委会临时使用环境保护部门封条查封球场,督察人员到达现场时,封条胶水尚未干透,查封日期也未填写,试图营造停业假象。

企业非法填埋固废350万吨

按照环保法“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的要求,地方政府应该充当环境的监督者和维护者,但是,一些地方政府却成了环境违法者的保护伞和帮凶。

淄博市桓台县放任纵容山东博汇集团的违法排污行为,长期以罚代管,虚假上报整改情况。经查,博汇集团多年来累计非法填埋各类固废达350万吨。

第一轮督察期间,群众举报山东辰龙集团非法填埋固体废物。对此,辰龙集团未采取任何有效整改措施,仅对填埋区域的表面进行覆土,桓台县明知企业弄虚作假,却仍上报整改销号。

2017年9月至2018年8月,茌平县督察整改领导小组巡查人员先后7次发现信发集团顶风而上违规建设发电机组问题,并向县委、县政府作了汇报。但县委、县政府一直未采取有效措施制止企业违建行为,反而多次向聊城市谎报“2017年5月以来,机组一直停止建设”。

此外,滨州市鲁北化工园区内的金海钛业资源科技有限公司长期违法将厂区外的一个无有效防渗措施的坑塘作为红石膏泥浆吹填库。无棣县政府隐瞒不报,以罚代管,导致企业违法行为一直未得到制止。第一轮督察以后,该企业仍向该坑塘违法排放超过70万吨的红石膏泥浆。

督察要求,山东省委、省政府要依纪依法严肃责任追究,对失职失责问题,要责成有关部门进一步深入调查,厘清责任,并按有关规定严肃、精准、有效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