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2018年3月始,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按照“台网并重、先网后台”的思路,持续推动“三台三网”加速融合,三端共同发力,实现传播效果最大化。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分党组成员、副台长孙玉胜介绍称,截至2019年2月,央视新闻新媒体全平台累计用户数近4亿,央视网多终端月度覆盖用户达14.6亿,央广网全平台累计覆盖用户3.2亿,国广多语种社交账号粉丝总量1.4亿。总台IPTV总平台用户数达1.05亿,成为全球最大的IPTV平台。

2017-2019年中国融媒体发展状况分析

2014年8月18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媒体融合”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在互联网这个战场上,我们能否顶得住、打得赢,直接关系我国意识形态安全和政权安全”、“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在“打造一批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的目标指引下,全国媒体积极响应中央顶层设计要求,纷纷投身于媒体融合改革浪潮中。

五年来,中央级媒体发挥领跑带头作用,加大融合力度,“爆款”频出。地方各级媒体发展也各具特色,亮点不断。伴随着媒体融合深入推进,传统媒体开始植入互联网基因,坚持以用户为中心,内容为本,移动优先,不断推出引爆全网的优质新闻作品,新闻舆论工作气象一新。

2019年1月25日,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指出,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不是取代关系,而是迭代关系;不是谁主谁次,而是此长彼长;不是谁强谁弱,而是优势互补。

媒体融合不是简单的“加减乘除”,而是现有体制机制、内容、渠道、平台、人才和市场的化学融合。在国家战略的强力推动之下,媒体融合从中央到地方加快步伐、积极探索。

2018年3月始,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按照“台网并重、先网后台”的思路,持续推动“三台三网”加速融合,三端共同发力,实现传播效果最大化。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分党组成员、副台长孙玉胜介绍称,截至2019年2月,央视新闻新媒体全平台累计用户数近4亿,央视网多终端月度覆盖用户达14.6亿,央广网全平台累计覆盖用户3.2亿,国广多语种社交账号粉丝总量1.4亿。总台IPTV总平台用户数达1.05亿,成为全球最大的IPTV平台。

 

区县级媒体机构紧跟改革大潮,逐步对区县内的广播台、电视台和新闻门户等进行整合,打造区县级融媒体中心。北京市区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紧锣密鼓推进,16个区级融媒体中心全部挂牌,成为全国首个实现县区级融媒体中心全覆盖的省级行政区。截至2018年底,福建、广西、安徽等省份都实现了“融媒体中心”建设全覆盖,宁夏、陕西等地也已全面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区县级融媒体建设过程中,亮点不断涌现,浙江长兴模式、甘肃玉门模式、北京延庆模式等各有千秋,百花齐放。

2017-2019年中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状况分析

对中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现状的分析如下:

一、顶层设计不断完善

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是我国媒体融合战略的进一步下沉,党中央高度重视并对其进行了相对完善的顶层设计。

第一,在2018年8月21日,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要扎实抓好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更好引导群众、服务群众”。一方面要求加快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另一方面要求在引导好群众的同时服务好群众,对媒体融合目标提出更高的要求。

第二,2018年9月20日,中宣部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召开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现场推进会,对在全国范围内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作出部署安排,要求2020年底基本实现在全国的全覆盖,2018年先行启动600个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并且要求“努力把县级融媒体中心建成主流舆论阵地、综合服务平台和社区信息枢纽”。提出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并对县级融媒体中心的功能进行了科学界定。

第三,2019年1月15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联合发布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规范》(以下简称《规范》),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了《县级融媒体中心省级技术平台规范要求》。《规范》提出要整合县级广播电视、报刊、新媒体等资源,开展媒体服务、党建服务、政务服务、公共服务、增值服务等业务,而省级技术云平台则为县级融媒体中心提供技术支撑、运营维护。

第四,2019年1月2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全媒体时代和媒体融合发展举行第十二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同志指出,“媒体融合发展不仅仅是新闻单位的事,要把我们掌握的社会思想文化公共资源、社会治理大数据、政策制定权的制度优势转化为巩固壮大主流思想舆论的综合优势”。这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充分利用制度优势进行跨界融合指明了方向,其本质是指充分整合各类资源来打造新时代的治国理政新平台。

二、中心建设加快铺开

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主要分为省级技术平台和县级融媒体中心两部分,在省级融媒体平台上主要表现为各类云,在县级融媒体平台上则表现为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

首先,省级融媒体技术平台方面初见成效。各省区市的省级媒体在推进自身的媒体融合时,基本上搭建了具有延展性的融媒体技术平台,为了更好地适应省级融媒体技术平台的要求,基本上采取云化的方式来为县级融媒体中心提供技术支撑和运营维护,做得较好的省级融媒体技术平台如下:一是浙江日报报业集团在“媒立方”的基础上推出了省级媒体融合技术平台“天目云”,目前已经有超过80家机构入驻;二是湖北广电集团的“长江云”平台,目前聚合了119个地市县、省直厅局媒体端口,如云上恩施、云上孝感、云上黄石、云上潜江等;三是整合天津所有媒体资源而打造的“津云”;四是山西广播电视集团和山西报业集团联合投资打造的山西云媒体平台。此外,还有江西日报传媒集团的“赣鄱云”、四川日报报业集团的“四川云”、湖南日报报业集团的“新湖南云”、广西日报传媒集团的“广西云”等。

其次,县级融媒体中心挂牌很多。在中央大力鼓励和支持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政策大背景下,各省都在快速推进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目前已经有大量的县级融媒体中心挂牌。其中,北京市、福建省等地已经实现了县(区)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全覆盖。

三、区域建设存在差异

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已经开始进行因地制宜的多元模式探索。全国区县融媒体中心建设存在参差不齐现象,结合经济、地缘等特征进行分析,东部、中部和西部的模式特征比较明显。

东部区县:经济驱动与自主探索。东部地区经济相对发达,技术创新力强、专业人才聚集,加之原有的媒体基础较好,故东部地区的媒体单位从省市级媒体到区县级媒体都率先进行了媒体融合探索。其中,2018年中宣部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现场推进会安排在浙江长兴县,也是对其融媒体模式的肯定与推荐。同样具有经济资源优势的江苏邳州,人口140多万,GDP达900多亿元,从2012年开始实施全媒体发展战略,推进全媒体媒资系统建设,2015年成立传媒集团,设立“银杏融媒”平台,构建了“两台一报一网、两微一端多平台”八位一体传播矩阵,形成自我“造血”和“输血”的良性循环。从浙江长兴、江苏邳州到北京的县区级融媒体中心,其共同点是:顺应平台化社会发展趋势,发挥资金、技术、人才优势,自主探索、初见成效。

中部区县:技术驱动与上下联动。中部地区较东部地区经济基础薄弱,较西部地区政策扶持力度小。但面对互联网技术的冲击和平台社会的迅速发展,报纸发行量呈断崖式下跌,电视收视率、开机率双下降,由此带来了客户流失、渠道失灵、营收紧张等诸多现实问题。面对冲击,中部地区的媒体意识到必须采取相应措施进行积极应对。中部县区由于资金、技术、人才都不能达到东部县区的水平,所以主要由省市级媒体作为主导力量,提供技术支持和驱动策略,带动区域县级融媒体中心整合建设。如湖北广电系统以“长江云”新媒体平台为基础,建成“云上”系列客户端,打造省市县上百家媒体机构共用的“中央厨房”;2000多个部门入驻长江云政务大厅,统筹全省政务信息数据资源,由此建设覆盖全省的长江云移动政务新媒体平台。由于市场等其他因素影响,中部县级融媒体中心主要依托省市级媒体所具有的资金、技术、人力资源等优势进行建设,自身主动性较弱,这样就会难以避免地出现同质化的隐忧。但通过技术驱动与上下联动的模式,也赶上了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的机遇期,协同带动,成效初显。

西部区县:政策驱动与外部助推。因面临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技术基础薄弱、专业人才稀缺等很多现实问题,国家非常注重对西部地区的扶持与发展。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能够充分考虑地方发展的实际情况,适应当地民众需要,提高主流媒体的“四力”,打通全国宣传思想工作的“最后一公里”,因此应大力发展西部地区的县级融媒体中心,提供政策扶持,解决资金、人才、技术普遍缺乏的问题。如四川省依托四川广电设立融媒体中心,制定县级融媒体中心建设方案,包含“本地+云上”两个部分,建设成主流舆论阵地、综合服务平台和乡镇社区信息枢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