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爱尔眼科(44.050, -2.03, -4.41%)股价屡创新高后,控股股东爱尔投资减持套现17亿,声称资金主要用于在深圳和武汉两地购置房产,租给上市公司使用。如此一来,控股股东不仅能高位兑现收益,还能享受一线城市的地产红利,另外还能获得稳定的租金收益,可谓是“一石三鸟”!

爱尔眼科(44.050, -2.03, -4.41%)股价屡创新高后,控股股东爱尔投资减持套现17亿,声称资金主要用于在深圳和武汉两地购置房产,租给上市公司使用。如此一来,控股股东不仅能高位兑现收益,还能享受一线城市的地产红利,另外还能获得稳定的租金收益,可谓是“一石三鸟”!

截止6月24日收盘,爱尔眼科股价下跌4.41%,创下近3个月单日最大跌幅,这或许和其昨隔夜公布的减持公告有关。

6月23日晚,爱尔眼科公告称,控股股东爱尔医疗投资集团连续两日以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4027.16万股,占总股本的1%。减持完成后,爱尔投资持股比例变为36.31%,仍为控股股东。

据悉,控股股东爱尔投资本次减持的成交价格为42.33元,折价率达到8.1%,对减持套现金额为17.05亿元,获得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在深圳和武汉两地购置房产,并由爱尔眼科旗下的医院长期租赁使用,此外还透露本次受让方均为全球知名大型资产管理公司。

不得不说,爱尔眼科控股股东的这一招非常高明,可谓是一石三鸟。一来选择股价创新高时减持,可以高位兑现收益,获得一大笔资金。二来将资金用于购买深圳和武汉两地的房产,相当于投资商业地产,享受房地产红利。三来将买来的商业地产租给上市公司,还可获得稳定的租金收益,可谓是旱涝保收,三全其美。

但爱尔眼科的情况则不那么顺遂,除了一季度业绩无意外滑坡,去年四季度以来则大幅增加借款行为,合计借款流入25亿,高于公司现金等价物23亿,其似乎解释了为什么爱尔眼科不自己买房,而要借道大股东租赁的原因。

//

股价屡创新高后,大股东高位套现17亿,一石三鸟!

//

号称创业板第一大牛股的爱尔眼科,上市至今股价涨幅超过30倍,成为创业板第一批上市的28家公司中涨幅最大的个股。特别是今年以来,爱尔眼科股价屡创新高,近3个月内股价上涨逾50%。6月22日,爱尔眼科股价创下46.46元的历史新高后,恰巧迎来了控股股东的减持公告,根据公告爱尔眼科的控股股东在6月22日和23日连续两天减持,累计套现金额为17.05亿元。

对于此次减持,爱尔眼科的董秘吴士君表示,为抓住上市公司与暨南大学战略合作的契机,进一步提升其在粤港澳大湾区的竞争优势,同时积极支持武汉市疫后重建、推进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建设。爱尔投资本次减持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在深圳和武汉两地购置房产,未来由爱尔眼科医院长期租赁使用,用于将升级深圳、武汉两地医院,以此大幅度提升医院的就诊容量和等级水平,未来将其打造成国家级水平的区域性眼科中心。

那么既然购买房产是上市公司需要使用,为何不以上市公司的名义直接购买,而是一定要让控股股东通过减持套现来购买,再租给上市公司使用呢?吴士君解释称由控股股东购买房产,是为了让上市公司专注于长期稳定发展,使其资产聚焦于核心医疗业务,持续提升市场竞争力。此外吴士君还透露,本次减持股票的受让方均为全球知名大型资产管理公司。

从大宗交易的情况来看,6月22日,23日爱尔眼科共计出现四笔大宗交易,三笔买方为机构席位,一笔为中金公司营业部,QFII买入的特征明确。不过爱尔眼科本考虑以全球知名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安抚投资者,暗示买方并非代减持,但两方合计持股比例仅为1%,爱尔眼科仍有可能在短期面临较大的抛售压力。

其次,爱尔眼科此次套现的资金用于购买深圳和武汉两地的房产,这两地属一线和准一线城市,地价相对存有保值升值空间。而爱尔眼科旗下医院对大股东楼宇进行租赁实则构成关联交易,而关联交易的合理性与必要性势必存在部分的“商榷空间”。

从公司业绩表现来看,眼科医院需求不及牙科等刚需度高,其导致公司今年一季度业绩滑坡较快。爱尔眼科一季报显示,公司2020年一季度营业总收入下降26%,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与扣非归属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下降73.41%与90.50%,同时经营性现金流净增速为-102.3%,公司业绩于二级市场估值背道而驰,经营性现金流回流吃紧,其直接加大了控股股东减持的渴求。

从公司现金流来看,公司筹资现金流在去年四季度开始暴涨,其中取得借款现金流在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分别为17.04亿和7.96亿,不仅两项数据全部创下过往任何一个季度的新高,且25亿的总借款金额高于公司今年一季度末现金流和等价物23.31亿,其疑似解释了爱尔眼科存续现金流多以借款为主,且公司无法利用经营性贷款购置房产的本质原因,

而从现金流与资产负债结构侧面证明爱尔眼科现金流吃紧,长期收到疫情滋扰的情况下,2020年将成为爱尔眼科面临资金压力的起始点。

//

疯狂并购的业绩,能否撑住近2千亿市值?

//

爱尔眼科成立于2003年,是长沙本地的一家民营眼科医院,2009年登陆创业板后,搭上资本快车的爱尔眼科一路“狂飙”,疯狂地跑马圈地,经过不断频繁并购扩张后,目前已经发展成为我国规模最大的眼科专科医疗机构。

爱尔眼科上市十年来的高速发展,享受到了我国近视人口众多,眼科市场巨大的红利,不断通过新设医院来扩大规模。根据爱尔眼科公开数据显示,新开医院往往能在开业后第1到2年盈亏平衡,以后净利率会逐渐提升,在开业后第5年净利率可达20%。也就是说,新开设的医院初期往往会出现亏损,两年后才能贡献利润。如果上市公司大规模开设医院,初期势必会拉低整个公司利润增速,甚至出现负增长,此外新设医院的速度与规模,还需要与医疗资源的数量相匹配。

因此除了自身新开医院外,爱尔眼科还主要通过产业资本孵化体外医院。2014年,爱尔眼科引进中钰资本等社会资本,设立产业基金,以LP出资形式建立新院,占股9.8%至19%之间,在全国布点眼科医院,培育后置入上市公司体系。截至目前,爱尔眼科旗下包括产业基金控制的眼科医院数量超过400家。

依靠外延并购增长模式,这些新开和并购而来的医院为爱尔眼科带来了可观的业绩,数据显示,其营收从2009年的6.06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99.90亿元,归母净利润由2009年的0.92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13.79亿元,资产规模由2009年末的14.12亿元增长至2019年末的118.99亿元。

爱尔眼科的扩张还在持续,就在去年10月,其一次对30家医院完成收购。而在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看来,“公司的扩张速度还是有点慢。” 毕竟只有不断并购开拓新的业务,才能维持股价和高估值,继续这个杠杆游戏。Choice数据显示,爱尔眼科上市以来,总并购涉及标的超60个,总交易金额超11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爱尔眼科通过产业基金持续扩张并购,带来了可观的业绩,也形成了巨额的商誉。疫情冲击之下,爱尔眼科旗下有些医院今年业绩承压,旗下医院以眼科等专科为主,在无法开门营业的情况下,对营收和净利无疑会产生巨大影响。而当初爱尔眼科大多是溢价收购这些医院形成商誉,当其业绩不达预期或者亏损时,势必会计提商誉。

此外,爱尔眼科产业基金投资期限一般五年,现在将陆续到期。2020年4月9日,爱尔眼科披露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磐信投资、磐茂投资合计持有的天津中视信100%股权,由此间接收购爱尔产业基金的26家眼科医院。同时,爱尔眼科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众生药业(14.180, -0.31, -2.14%)持有的奥理德视光100% 股权与宣城眼科医院80%股权,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李马号、尚雅丽、潍坊目乐合计持有的万州爱瑞90%股权与开州爱瑞90%股权。

随着收购期的来临,爱尔眼科的商誉风险将会更大。巨额商誉是悬在爱尔眼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值得一提的是,和股价一样,爱尔眼科的市盈率也屡创历史新高,截至6月24日,其滚动市盈率(TTM)已超过150倍,至于能否支撑起如此高估值,还有待市场验证。